她妈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宋迎差点被惊死。

她妈这也算是变相催婚了,可她跟许航这才刚确立恋爱关系好好交往。

“这样也挺好的。”许航也只能这样说了一句。

“你早点睡吧,明天不是还有一堆工作要忙吗?”宋迎这样叮嘱了他一句,随后便挂电话了。

许航哪里能睡得着?

她父母因为他都要闹离婚了。

苦闷之下他在群里跟傅廷远他们倾诉,然而傅廷远作为曾经吃过离婚的苦的当事人之一,在群里始终保持沉默。

这事傅廷远不好发表意见啊,他能说宋父是在作死吗?

那不等于间接在讽刺他自己?

骄傲自负,不懂珍惜,自以为人家离了自己不能活,殊不知是他们离了人家不能活。

易慎之也没发表意见,最后还是江敬寒一针见血地发话了:“宋迎她爸这是在作死吧?一把年纪了还欺负女人?”

“许航,我觉得你应该去跟他讲讲你不知道珍惜他女儿所吃的苦,看他怕不怕。”

许航:“......”

可他也不得不承认,江敬寒这话确实挺有道理。

他如今算是明白了,敢情宋迎那副决绝潇洒的姿态,是随她妈了。

这母女两人平日里看起来都话不多,但心挺狠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