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怎么不能到这里了?”

“黎月也是我的女儿!”

“也是你的女儿?”

厉景川冷笑着看着男人的脸:

“您这话说的,知道的,是黎月是您亲生的,凌青荷和您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凌青荷才是您亲生的呢。”

凌修诚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。

他的手握成拳头:

“厉景川!”

“这是我凌家的家事,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!”

“我为什么重视青荷的孩子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青荷的孩子,可是秦牧然的!”

“你这段时间将凌家和秦家逼入绝境,我们凌家和秦家,正等着这个孩子降世,让我们能合作地更紧密呢!”

他越说越生气,如果不是厉景川,他何必这么受制于秦家,让秦家主导一切?

现在厉景川居然在他面前说风凉话!

厉景川优雅地将喝完茶的茶杯放下,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淡淡地扫了凌修诚一眼:

“凌老先生这话就不对了。”

“为了黎月肚子里的孩子,我这半年来,已经尽量只攻击秦家,没有对凌家有任何的措施。”

“凌家现在经济上的危机,都是因为我攻击秦家连带的,如果凌家不和秦家合作,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。”

“不过......”

男人抬起头来,唇边漫过一丝邪肆的笑容来:

“从今天起,我就不会对凌家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如果黎月的这个孩子平平安安,我可能不会介意你曾经让她发毒誓的事儿。”

“但是这个孩子夭折了......”

厉景川直接站起身,那张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上,写满了刻骨的恨意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